Wednesday, September 30, 2009

累, (written at least 20 years ago)

只能用那微瞇的惺忪
恍惚失神地對你傻笑了。

若是能,我一定細細密密地
與你漫談天地與人間;
在傳出的音樂裡用手指找尋節拍,
而不會掙扎著自己不要跟它一起醉去。

我想捕捉你所有細緻的神情和心靈,
將其清晰無誤地刻進記憶裡。
可是忍不住歪攤著一身懶骨,
無法算清你所有的距離和角度。

疲憊是偶現的惡勢力
抵擋無效
抗議無效
只有你溫柔地說:「去睡吧。」
盡可安撫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Links to this post:

Create a Link

<< Home